第六百零六章 密人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在山里讨生活的各种活计,当属放山这一行的说道最多。从老把头孙良至今,放山采参人有一整套大大小小的规矩。除了入山祭祀以外,看着老兆得磕头,拿着大货还得磕头。

所以,此时赵有财还要再磕一个,也没啥问题,毕竟礼多人不怪么。

「爸呀。」只是这时候赵军有点看不下去了,他们爷俩平时闹归闹,但这毕竟是自己亲爹,赵有财总这么跪倒爬起的,搞得赵军心里挺不舒服的。

再者,这老埯子里说不定藏着多少大货呢,要照这么个磕法,赵有财再把脑袋磕破了,过两天还咋上班见人啊?

可还不等赵军说完,赵有财已经把三个头磕完了,刚才赵军在这里挖人参,周围铺散地全是土,赵有财的头磕在土上,所以这次没能磕出动静。

磕完头,赵有财起身,抬手胡噜一下脑瓜门和头发上的土,然后转身问赵军道:「儿子,咋的了?」

赵军嘴角一扯,对赵有财说:「爸呀,差一不二就得了,不用总磕....」

「闭嘴!」赵军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赵有财大声打断,只见他抬手指着赵军,一脸愤怒地说:「你要不会说话,你就别说!」

赵军:「....」

赵军当真不说话了,拿着鹿角匙走到赵有财身旁,没好气地说:「起开!我抬参!」「哎!」这回赵有财答应的可是痛快,并忙闪身给赵军让开去路。

赵军也跪下,但他是为了挖参方便,只见他使鹿角匙小心翼翼地往旁边破土。

赵有财恋恋不舍地看了赵军一眼,转身就往岗梁子上跑,爷俩分工明确,赵军负责技术活,赵有财负责跑腿和祭祀。

赵有财去扒青苔,赵军在这边开始抬参,鹿角匙不断下挖、拨土,一个人参的芦头很快就出现在了赵军眼前。

人参的芦头,说白了就是其根茎,是生长在土壤里的那部分。

每年开春,根茎拱芽破土,打挺开枝散叶。到秋天时,地面上的部分脱落,就会在芦头上留下痕迹,这个痕迹叫芦碗。它就像树木的年轮一样,芦碗越多,就说明这苗人参的年头越久。

而芦头最贴近参体的地方,一般是看不到芦碗的,这个部分叫圆芦,是野山参所独有的。

人参圆芦这部分,是看不到芦碗的,这是因为贴近参体的圆芦,是最早的根茎部分,它上面的芦碗逐渐退化消失了。

但在圆芦上,有紧密的环形棱皱,据说每一道棱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: 激荡 1981,农村也疯狂 我!地表最强身份被重生者曝光了 宝鉴情缘 一群白眼狼,都别管我叫哥 医路官途 源武异时代 塔罗,最孤独的恋人 重生之再无遗憾 哥就是男人中的天花板 那些往事,那些遗憾 上门收债,首富用女儿来抵债? 臭保镖,求你放过我们吧! 道家天师张老六 穿越者有点天赋不是很正常吗? 开局选择天后,零零后软饭硬吃 抱着日记去重生 在70年代发大财 随机美食摊,顾客堵我十条街 捏碎小曲奇(电竞NPH) 山村美女图
经典收藏小说: 在大明的那些年 陆沉的人格剖析 思之如狂 被狂草的白月光 吞厌 新上司总想跟我加夜班
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相关阅读: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听书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类似的小说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原文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免费听书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蚂蚁文学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无删减 重生以打猎放山为主的小说